Skip to main content

已搜尋: 二二八事件臺灣本地新聞史料

  • 所有欄位: 美純
(10 結果)



顯示: 20

    • 島上東南  —南部綏靖宣導散記之一 美純寄自嘉義

    • 臺灣新生報
    • 1947-04-20
    • 縱貫線上的新客
      我是在嘉義寫這篇通訊,寫我從臺北到這裡的旅行經過。在島上我已經度過一個年頭的生活,縱貫南北的旅行,說來可笑而又可憐,我只南抵新竹市北到基隆港,來去都是那麼匆匆。南部綏靖宣導組奉命組成,我被派參與這個頗有意義的工作,並被推擔任副組長的職務,將要在南部東部作一次巡廻〔迴〕,我是不會說閩南話和客〔家〕話的。我只自信以眼看耳聞的紀錄,來替我說明新聞訪員應有的本份〔分〕。
      ...
    • 島上東南 綏靖宣導散記之四 美純寄自嘉義

    • 臺灣新生報
    • 1947-04-28
    • 盲動之□與安定力
      十天兵荒馬亂的生活,給予嘉義市的影響很大,關心這一次事變的人們,一定願意知道事變的情形,我怕說來覺得瑣碎,想對它作一系統的簡潔說明。
      ...
    • 島上東南 綏靖宣導散記之三 美純寄自新營

    • 臺灣新生報
    • 1947-04-27
    • 高山族代表的晤見
      到達嘉義以後,我會見許多新知和舊雨,看到戰時被轟炸的殘痕,但是這些動動靜靜,事事物物,都沒有引起我多大的興趣,是難得的,我能晤見六位高山族的代表,畢竟使我相信:世界最偉大的,莫過於熱忱,〔、〕誠懇和信用,它最能打動人們的心弦。
      ...
    • 島上東南 南部綏靖宣導散記之二 美純寄自嘉義

    • 臺灣新生報
    • 1947-04-26
    • 在熱帶的邊緣上
      想到阿里山的森林,就能聯想到,靠木材來維持大部人民生活的嘉義。我們到了市區以後,曾經逗留三天以上的時間,我對於它沒有引起多大留戀的興趣。
      雖然它和其他的城市一樣,寬廣的柏油路,建築多是留下一條走廊的二層樓,電氣和自來水都很便利,對外交通,南北有着〔著〕縱貫線,向東有阿里山森林鐵道,向西,有一向北港,湖口 ...
    • 島上東南 南部綏境宣導散記之七 美純寄自高雄

    • 臺灣新生報
    • 1947-05-13
    • 朋友們的意見,大概因爲〔為〕鄭芝龍的降清,況翁太妃是日本人,原姓田川氏,說不定是日本人到後特別在正殿供的神位,所以相沿至今了。左祀明寧靖王術桂和五妃的神位,由巡臺使□沈葆楨書撰的:『〔「〕鳳陽一葉盡,瀛臺寸草春』〔」〕楹聯,右祀監國王孫克華和夫人陳氏的神位,沈書的聯句是:『〔「〕夫死婦必死,君亡明乃亡』〔」〕,我想,這也是追悼寧靖王的,或許後人將它懸錯了。東西兩蕪,祀奉明季諸臣神位,祠內還有一株鄭成功手植的梅,枝幹不大,我疑心後人代他補植的。全祠不大,由一個孩子在守着〔著〕。我們到市西安平鎮去看...
    • 島上東南 綏靖宣導散記之五 美純寄自新營

    • 臺灣新生報
    • 1947-05-01
    • 關子嶺溫泉入浴
      嘉義市東北有阿里山林場,東南有關子嶺溫泉,凡是旅行到該市的人們,都想一睹兩者芳容爲〔為〕快,實際他們俱在臺南縣境。
      ...
    • 島上東南 南部綏靖宣導散記之七 美純寄自高雄

    • 臺灣新生報
    • 1947-05-14
    • 見到一群新兄弟們
      南部綏靖宣導組到了臺南市後,知道臺南師範附設特種簡易師範班,那是專門招致高山族青年子弟的,組裡教育處派來的羅督學葆基,〔、〕柯股長遜添,每到一個地方,對於教育方面的事情,特別關懷,他們主張以茶會的方式,招待簡易師範班的五十位高山青年,並且希望我去參加。
      我能在一個場合裡,看到五十位高山青年,是我有生以來初次和這麼多的高山同胞接觸,毫不猶豫地,我表示願意參加,覺得和這些新的弟兄們會面後,能給我們彼此間獲得一點瞭解。
      ...
    • 島上東南 南部綏靖宣導記之六 美純寄自高雄

    • 臺灣新生報
    • 1947-05-12
    • 訪歷史名城
      我們從佳里向臺南市進發,是在午後,熱帶裡的四月,當然有夏天那樣的炎熱。坐在車子裡,五個人微微有點擁擠,行在滿足瘢痕的柏油路上,跳躍着〔著〕走,我們如果閉着〔著〕眼睛不看窓〔窗〕外綠野時,像是駕着〔著〕一葉扁舟,浮沉在有風浪的海洋上,破舊的柏油路,每到一個地方都能看到。城市裡是因爲〔為〕空襲的結果,鄉村是年久失修的關係,碎石崢嶸,創痕累累,遇着〔著〕車子在沒有石子的泥土上,自然的開闢了一條新路。這一旅行的成效,使我打破『〔「〕坐井觀天』〔」〕的感覺 ...
    • 島上東南 -綏靖宣導散記之六- 美純寄自新營

    • 臺灣新生報
    • 1947-05-08
    • (續)在日本統治的時代裡,以上這些設施,只是利便〔便利〕自己的統治力量,對於農民的生活,不僅談不到改善,他們永久是埋藏在苦痛的深淵。光復以後的農民,對於種植有利於自己的這一說法,非常的相信。由於臺南天然是塊缺水的地方,六月以前很少有落雨的機會,我們在旅行途中,卻會有三次小雨,據說全縣二十九萬甲的田畝,除去四萬甲是有濁水溪灌溉以外,二十五萬甲須依賴嘉南大圳的供水,三年輪作一次的制度,每甲須繳出八百元的『〔「〕水租』〔」〕,一千服務人員和事業費,就依靠它來開支,水稻〔、〕陸稻的產量較少,旣然臺南是以...

快速檢視

當指標停留在縮圖上方時有大一些的影像和更多的項目資訊顯示出來
 

顯示版面:

選擇要從搜尋中新增或移除的館藏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確定